发必中矣”于先生近之矣

  知其所为,解其心意,明乎其志以昭,通乎其灵而言。余师焕墉先素性冲淡、率真,犹之惠风,荏苒正在衣,有畸人乘真、手把芙蓉之高古。余固浅陋,尊师重道入先生之门,谆谆教诲,于做人、为文受益良众。

  如月之曙,如气之秋。先生诗词清奇、超逸,如皎月,如素秋。观其文,而知其人。先生素喜月之纯净、鲜明,命其室曰知月书屋,推窗揽月,待月碰杯,呼芳樽于绿净,拜华星之坠几,约明月之浮槎; 惟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常照金樽里。先生可谓解月、知月、月友矣。

  先生师从寇梦碧,张牧石,得吴梦窗、王碧山之风骨、神髓,盟主津门吟坛,津门诗词乃成俊彦。小谢清发,先生亦另具匠心,自成格调,炳耀吟坛。薄言情悟,悠悠天钧;落落欲往,矫矫不群;不着一字,尽得风致风骚。

  扬子所云“修身认为弓,矫思认为矢,立义认为的,奠然后发,发必中矣”于先生近之矣。 花落蒂熟,呈果实以盛宴;草生兰蕙,挹清香而飘满。逸士同辉,笔耕勤奋,先生著有《崇斋诗词》、《诗词本原述略》、《知月书屋吟稿》、《崇斋诗话》、《诗情四时》等。

  摛锐藻以立言,辞炳蔚而清允者,文人也。余师常谓:“做得善人,方始做得好诗”。云艳年年认老身,海棠似解特性真。先生年古稀,仍旧葆有真特性。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,与世浮重而逛离名利,山高为峰,德高世范,惟发愤以图强,而五内则得安,禀青云之虑志,沐霈雨而鲜丽。

  诗从心底来。先生所好唯诗词,正所谓“心从天外来千里,人正在诗中过一世。” “掬水月正在手,弄花香满衣”,人生富裕诗意,则听一曲短笛,挥一袖清香,看一抹云散,都有诗心正在,有诗意存,也便有了诗意人生。先生古稀之年,一世踯躅诗词天下,与太白、老杜、坡老心逛物外,何其速哉!行走诗意人生,不为外正在事物困扰,正在诗中随性自正在,便活得清明、清爽、清正。有了自正在大意的诗意人生,便活出了简约、寻常,也便有了人生的境地,尽享春的萌动、夏的炎热、秋的丰盈、冬的厉冽,坐拥诗情四时,心有所向,思有所思,意有所像,化为诗词,晃动生情。

  行走诗意人生,踯躅瀚海诗林,正在有我无我之境里、正在山色有无中,与诗人精神交卸,感悟花飞花落,品尝写意人生。岁月如歌,人生留痕。品鉴诗中的高山流水,听渔舟晚唱、万壑松风,诗读众了自然就萌生一种激动,写本人诗,抒写激情律动,镌记性命印痕。于是正在诗意人生里行走,步屟艰巨,行程愉悦。

  王焕墉先生与高足刘红探访中邦红学家、古典文学磋议家、诗人、书法家周汝昌先生。

  “作文、作诗、作字、作词,皆胸中一尘不滓,清气盎然。不然,纵有极端时间,终难超凡脱俗。但此清灵之气,又从何来?先天固有,学养尤要”。这段经典之句出于津门已故知名书法家吴玉如先生,人能脱俗,诗味百清;笔参制化,书能入神。先生总以此培植后学,余受益匪浅。行动一名诗词书法酷爱者,正在安静中落笔,心天真念,垂垂地把焦躁归于寂静,精神获得净化,这是余所探求的…?

  因一事一物感喟,为一枝一叶吟赋,把精神感悟写入一纸香笺,以无欲无求的心绪抒写似水流年。一花一叶缤纷全盘天下,一颦一乐定格优美倏得。岁月不驻,随风远逝,浅唱低吟,淡墨凝香,化作一纸空灵绵长。心随明月,怎能不牵动学诗人的情怀。诗意人生,云云清爽致雅……一弯眉月近词人,续梦传灯自有神。静夜幽思言不尽,吟边总要特性真。

  总把蜜意付后人。先生就像津门诗坛火种,肃静传承中华精良古板文脉。先生走了,崇斋高足薪火相传,不负先生…!

  忆岁月悠悠,又是离愁,如烟旧事上心头。清风明月犹似水,情溢难收。禁不住回眸,泪眼无息,晓风抚水记小逛。献上新词温旧梦,诗意长留。

  窗外夜衰退,冷了尘凡,薄情岁月总催寒。紫影旧痕心致远,好梦难圆。朦胧睹南山,祷告安全,祥云助我到桥边。化作词心要眇时,月伴长逝。

  此时月溶溶,笔底情浓。几回蝶梦又重逢,弄蕊拾情逐皎月,一霎欢悰。尘外劲摇风,莫怕寒冬,崇斋高足祈苍穹。云水轻吟烟波处,留住诗公。

  昨日伴君行,道乐风声,并肩联袂总相萦,万语千言堪回忆,负了流莺。老是忆南城,一片空灵,斜街旧事唤流言,双梦传灯蓬莱远,唤醒蜜意。

  依旧夜重重,玉魄烟魂。冰心月影最相亲,回忆经年众少事,浅唱低吟。常与故人云,梦底情真,众情唯有续古春,心雨千丝成宿愿,尘外栖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erdarkurcer.com/huailiangcao/464.html